浩恩網絡
抖音短視頻培訓聯系:【微信:xiaoqizmt | QQ:2777772774 】
文章775 瀏覽128185

科普“網紅”,科學養成

在以娛樂為主要內容的視頻網站里,科普類賬號的“吸粉”能力正在逐步顯現

科普“網紅”,科學養成

本報記者 曹玥

“話筒沒聲音,是不是還在調麥?”“時間到了,怎么還沒開始?”……10月16日晚上8點,在視頻網站嗶哩嗶哩(以下簡稱B站)的一間直播室里,如約而至的網友開始“催播”了。

屏幕的另一端,中科院物理所科學傳播協會的成員夏一鳴正在做最后的準備。今天,他要在直播中分享剛體力學、超音波等知識。

自科學傳播協會開設“二次元的中科院物理所”賬號后,博士生夏一鳴和自己的師兄師妹們就常常出現在以“娛樂性”著稱的B站上。他們通過視頻或直播的形式,解答當下熱門話題中的物理問題,用通俗的語言和現場實驗講解前沿的物理學研究。半年時間,該賬號的粉絲量突破50萬人,網友還戲稱其為“中二所”。

因為科普,這群平均年齡25歲、生活大多三點一線的博士生成了“網紅”。

人氣旺了再做實驗

面對鏡頭,王夢凡顯得有些緊張,這是她第一次參與每周三晚上的直播。

“我們該做什么?”她問夏一鳴。

“一般來說,先‘尬聊’一通,等直播間人氣夠旺,再開始做實驗。”夏一鳴的回答,已很有網絡主播的“范兒”。

輕松、頑皮也正是“中二所”直播時一直保持的風格。直播通常在一間像倉庫一樣的實驗室里進行,屋子里堆滿了實驗器材、道具,只在一小塊地方掛上一塊黑布、擺上一張桌子,就算是直播的主陣地了。照明燈光、小黑板、麥克風這些設備都是開播一段時間后才慢慢購置的。

卷紙紙筒、礦泉水瓶、小鋼球和木板構成了夏一鳴當天直播的大部分實驗道具。為了讓位于木板一側的小鋼球在自由落體過程中準確彈入礦泉水瓶做成的漏斗中,他和王夢凡試了一次又一次,以便找到最合適的角度。鏡頭后面,圍觀的博士生隨時出謀劃策;直播間里,網友也通過彈幕討論著加速度、角速度等問題。

“當初,誰也沒想到在B站,科普節目也能大受歡迎。”科學傳播協會的創始人、中科大物理所綜合處副處長成蒙告訴記者。

一開始,協會的科普主要依靠微信公眾號。漸漸地,圖文和短視頻已經無法承載更多的科普知識,開直播成了博士們的新目標。

在今年3月的一次例會上,有人第一次提出在B站做科普直播。“那時候我心里很沒底,”協會成員李軒熠自己就是一名B站用戶,過去在他看來,大家上B站都是為了看動漫、看電影、看搞笑視頻,“誰會在那里費腦筋看科普呢?”

在一片“試試看”的聲音中,“二次元的中科院物理所”誕生了。3月15日,該賬號發布的第一條視頻就收獲了30多萬的觀看量。4月10日,“中二所”做了一場見證首張黑洞照片公開的直播,峰值人氣接近150萬人。

“原來物理學和物理學博士也能這么有趣。”在75%的用戶低于24歲的B站上,“中二所”站穩了腳。

科學最真實的樣子

夏一鳴又“翻車”了,小鋼球依然沒能如他所愿落入一旁的漏斗中。很快,網友幸災樂禍的心情通過彈幕上不斷出現的“哈哈哈”直抵現場。

夏一鳴倒是一點不惱,反而很樂意一邊念出網友的惡評,一邊繼續改變角度重復實驗。

“這就是‘中二所’有趣的地方,”中國農業大學博士生孟楠是“中二所”的粉絲,每周守候直播是她繁忙的科研生活中的小甜品,“他們給觀眾展示了科學最真實的樣子,并且能夠容納各種評價與質疑。”

與直播一起走紅的,是科學傳播協會的成員。“現在在外開會或吃飯,會有人來問我是不是‘大師兄’。”李治林一邊看著夏一鳴直播,一邊對記者說。

被稱為“大師兄”的李治林是最早參與B站直播的協會成員之一。由于他總能從生活中常見的現象一路講到科學技術,因此受到眾多網友的追捧。在B站,搜索“中二所”,關聯度最高的詞匯就是“大師兄”;每次直播開始前,也總有網友會問:“今天大師兄來嗎?”

可李治林并無意成為“網紅”,參與科普工作是因為他“臨近畢業科研完成,有時間有精力”。他在直播時,還會有意穿插一些有深度的、“不那么好懂”的知識,“簡單熱鬧的內容固然好玩、吸粉,但我希望通過直播讓網友多了解一些物理學的系統理論。”

意外走紅也給“大師兄”帶來了意外的收獲。科普成了他重復的科研生活中的調劑品;網友五花八門的提問,也讓李治林逐漸明白了怎樣用清晰簡潔的方式講解艱深的知識。

在“中二所”的直播間,擺著一塊“三次元辦事處”的牌子,“這是應粉絲要求成立的。”博士生劉廣秀笑著說。她是“中二所”的第一位主播,當時因為太緊張,面對鏡頭講解實驗原理時她和搭檔頻頻卡殼,不到半小時就匆忙下播。

“現在就不一樣了。”劉廣秀說,做直播讓她變得更從容自信,而且因為與網友的互動,她還會仔細觀察生活中的物理現象,做更多思考。

粉絲越多 越要嚴謹

“講講量子波動速讀吧。”“真的能5分鐘讀完10萬字嗎?”夏一鳴和王夢凡直播當天,近期刷屏的“量子波動閱讀培訓班”成了網友關注的熱點。“科普的意義,就是讓類似的‘偽科學’越來越難有容身之地。”負責直播后臺工作的宋嘉對記者說。

近年來,不少與“中二所”類似的科普主播相繼出現。2017年起,中科大副研究員袁嵐峰開始制作《科技袁人》短視頻;人大附中老師李永樂在一間閑置的教室里錄下幾百條科普視頻,積累近千萬的粉絲;中科院古脊柱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副研究員盧靜因為用骨頭傳播古生物研究成為新晉“網紅”……

“時間長了,會產生一種沒來由的責任感。”宋嘉說,不少網友留言希望“中二所”多去中國科技館、北京展覽館等地做直播,“這些優質的教育和科技資源通過我們傳遞到外地甚至偏遠地區,知識也隨之進行了傳播。”

在李治林看來,科普更重要的意義是培養科學思維,加深人們對科學的認知。“‘中二所’在B站的粉絲都很年輕,其中很大比例還是中學生。如果我們的直播能讓他們感受到科學的樂趣,到他們上大學時,就會更愿意選擇做科研。”

16日下午,中科院物理所微信公眾號粉絲量突破百萬,喜悅之余,“中二所”的成員很清楚,在被娛樂、搞怪占據大半江山的互聯網里,科普依然是很小眾的領域。

“有一次與B站知名up主一起直播,滿屏都是別人的粉絲刷的彈幕。”李治林表示,“中二所”不會為了漲粉刻意迎合什么,反而粉絲越多,他們越要嚴謹,保證科普內容的科學性和真實性。

晚上11點,夏一鳴和王夢凡結束了直播。據統計,當天有1萬余名網友前來“圍觀”。“科普不能替代教育,但科普是教育的播種。我們期待有更多的科普同行出現。”成蒙說,在“中二所”的帶動下,中科院里其他院所也在嘗試開播,“用優質的內容去爭奪粉絲,是讓科普變得大眾的最科學的辦法。”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宋嘉為化名)

發表評論

訪問本站需知:

本站內容以及圖片均來源于互聯網,本著免費分享學習的目的,如果涉嫌侵權等問題請聯系站長刪除,本站為個人團隊培訓服務,并非官方運營站點,跟官方無任何關系,感謝官方提供平臺!
2016最新色情网址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