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恩網絡
抖音短視頻培訓聯系:【微信:xiaoqizmt | QQ:2777772774 】
文章620 瀏覽113564

田間直播帶貨、短視頻營銷……手機成平谷桃農“新農具”

農民田間直播帶貨 短視頻營銷 微信文案推廣……

手機成了平谷桃農“新農具”

“最好的桃子不在市場,更不在超市,而是你下單時它還掛在樹上!你負責下單,我負責摘果!平谷桃園直發!早上在樹上,上午在路上,中午在你餐桌上!”……眼下又到了吃桃的季節,作為中國的大桃之鄉,在平谷繁茂的桃樹下,果農們架起自己的手機,隨手錄起小視頻、做起了直播,并寫下一段膾炙人口的文案,已經一點都不新鮮了。如今互聯網+賣果,成為平谷區10萬桃農們的新風尚,抖音、快手、直播帶貨、微店營銷,樣樣拿手。而這些場景的背后,有一位“幕后”推手,她叫王丹,平谷電商培訓師,她帶著成千上萬的果農一起在互聯網浪潮下學習新電商手段,實現收入翻番,過上更有幸福感和獲得感的小日子。

“吸粉”“二維碼”“寫文案”

手把手帶果農網絡賣桃

作為土生土長的平谷人,王丹因為父親身體原因,不得不從城里回到平谷老家。照顧家人的同時,看到親戚家里大桃發愁賣,她先開啟自己的淘寶電商創業之路。2017年,平谷區相關領導找到了當時已經成為電商“網紅”的王丹,想讓她給果農講解如何在網上賣桃。

“當時京郊農村這方面普遍比較弱,也請了好多外地的講師,但都有點‘水土不服’。果農們的平均年齡都五十六七歲了,像我們北寨村有的學員都八十多歲了,聽過幾次課也沒學會。”王丹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她第一次給果農們上課,準備了整整8個小時,從結構到目標、從方式方法再到售后服務,將自己的心得全都寫進了PPT。但是上課時,她驚呆了,發現果農對于電商幾乎“一無所知”,很多人甚至連手機都不會用。

王丹不得不迅速調整思路,從電商培訓改為教果農“玩”手機,“像怎么拍一張好照片,怎么發朋友圈,再到怎么開店,怎么找二維碼、收款碼,微信怎么收發紅包,這些每一步我們都要手把手教。”王丹回憶說,她在金海湖鎮馬屯村的一次培訓課上,村民郭立兵按照老師說的發了一條朋友圈,幾秒鐘之后,2張訂單找上門來,六箱大桃賣了出去。

“大家那會兒‘吸粉’都不知道是啥意思,現在一見面就是‘王老師您給看看,我這小視頻做得怎么樣’‘我又吸了多少粉,做了哪些推廣’。”王丹的努力沒有白費,公益課堂開講短短幾個月就有110位果農通過手機電商渠道售出15.4萬斤大桃,銷售額161萬元,增收89萬元。2018年全年,她在全區13個大桃主產大鎮做了8000人次的培訓。而后,平谷區開始推廣“互聯網+”工程,政府相關部門為果農加入物流公司的駐站支持服務,為農民的增收不斷拓寬渠道。

扶貧先扶志

教農民“誠信賣桃”

“克強總理2018年6月就提出,讓手機成為農民的新農具。”王丹說她對這句話深信不疑。所以在2019年短視頻爆發式增長的當下,她馬上帶領自己10人左右的團隊,把培訓重點放在了短視頻營銷上。目前,她的學員中有許多粉絲都在數萬+。在王丹看來,短視頻、直播、朋友圈都是新電商模式,正逐步取代作為保底的商販批發模式。

除了給果農線下講課、手把手教學之外,線上的培訓更是全流程,她和團隊建了微信群,為果農24小時解答。王丹說,目前他們已有300多個微信群,“有學員凌晨兩三點還和培訓師語音解疑”;另外,團隊還做了兩個公眾號、微商城與公益課堂,可以讓果農無限次觀看學習;每周一、四固定時間晚上八點多,在快手號中再為學員們直播答疑。今年疫情期間,線上教學完全不受影響。

但是這些還不是重點,王丹說每次她的課四個小時中,有兩個小時講學習內容,另兩個小時則是為桃農做心理建設。做什么樣的心理建設?賣大桃要做分級誠信買賣,“原來我們果農的桃大多賣給了桃販子,過去一筐三四十斤的桃賣三四十塊錢都算多的,有時壓價甚至壓到15塊錢,一斤合計不到5毛錢。但現在平谷的桃都是分級的,精品桃一箱5斤左右有的能賣到100多塊錢。”

這樣的轉變,王丹解釋說“并不是盲目要價”的概念,而是新電商模式取代了過去作為保底的商販批發模式后,果農主動將大桃分級賣,建立誠信制度:“過去平谷賣桃不分級的,甚至誠信也有所欠缺,流行過這樣一句俗語:上頭大底下小,分量不夠加點草。現在完全不一樣了,大家在地里就知道分級、測糖度,在網絡直播的時候,以自己的誠信度進行宣傳。這就是一種理念的轉變,大家意識到,這不再是一錘子的買賣,而是和客戶建立長久的誠信。”

王丹說,“要想富先修路”這句話對于平谷果農而言,這條路是電商的路,“網”路寬了,快遞成本低了,果農的生活開始“富”了。

變的不僅僅是收入

生活也發生了實質性變化

王辛莊鎮許家務村的64歲桃農王淑華,通過直播曾一次銷售 96箱大桃,成了村里的賣桃“明星”;范瑞平大姐,在平臺發了條短視頻,一夜播放量21萬次;國慶70周年的“國桃”種植戶之一的胡殿文妻子崔鳳玲,也通過電商培訓,把家里的精品桃全部線上銷售,微信、抖音、快手無一不會,還帶動全村中老年人學習使用智能手機線上銷售果品的熱潮……

“桃分級了,說明桃農注重講誠信。客戶真正能吃上好的平谷大桃,沒有試錯的成本,愿意付出相應的價值。”王丹說,在她觀察看來,電商之路給果農帶來的變化不僅僅是收入上的,甚至是人生價值、社會價值的轉變。

她舉例說,王辛莊鎮的范瑞平大姐,原來一直很內向,甚至比較自卑,不愛說話,和別人講話老看著地面,拍段短視頻也很害羞,不敢出鏡。但這兩年通過培訓做起了直播,把大桃通過這種方式賣出之后,整個人都發生了改變,“范大姐變得特別開朗、大方和自信,她是高中畢業,現在文案編寫能力進步非常大,她有了一萬多的粉絲。大家平時開玩笑說,大姐們在家里的地位都變了。”王丹說。

“我們2018年上課的時候,還給大家提供微信宣傳文案、圖片,教大家怎么直接復制就可以發送了,今年已經沒人用我們的模板了,一個個比誰玩得都溜,都自創文本了。”對于新電商之路給平谷果農們生活帶來的實質性變化,王丹看在眼里,既興奮又滿足。她說,對于她自己而言,這更多的是一種情懷。疫情期間,她和團隊依舊堅持做著線上培訓。“我們就怕平谷的果品滯銷,但事實上依舊賣得熱火朝天,價格也沒有受疫情影響而波動。”王丹笑說,手機真的成為了平谷農民的新農具,“我現在都不敢看我朋友圈了,哪兒哪兒哪兒都是賣桃的。”文/本報記者 林艷

延伸

“網路”拓寬 大桃熱賣

2018年王丹帶著團隊到處講課時,平谷南獨樂河鎮60多歲的張淑文大姐,特別喜歡站在村委會門口的大樹底下曬太陽,心想:“我也學不會,還不如在這兒聊會兒天。”后來,張大姐的鄰居通過培訓把自家的桃全部通過電商渠道賣了,由于不夠賣把張大姐家的桃也一塊賣了,張淑文突然意識到,這一基本零成本的付出,就能讓桃大賣。從去年開始,王丹團隊培訓到哪兒,她跟到哪兒,一節課不落。張大姐的微信朋友圈原來不到10個人,現在抖音、快手,一并引流到微信,已經有100多位忠實客戶粉絲,去年大桃賣了400多箱,用她的話來說,“走路都帶風,特別知足”。

在南獨樂河鎮,像張大姐這樣的果農并不少見。過去,在平谷賣桃有著東半部和西半部“分水嶺”之別,由于西半部路靠近高速、路更通,果農年齡也相對年輕些,電商觀念起步早,大桃一直不愁賣;而南獨樂河鎮,則位于東半部,一般要靠大車進來收桃,果農們的電商觀念也起步慢。因此,在平谷西半部電商賣桃已熱火朝天的時候,東半部卻相對安靜。但是這兩年卻開始發生了轉變,南獨樂河鎮加入電商直播陣營的果農越來越多,王丹培訓用的100多人的會議室擠得滿滿當當……

據鎮里統計,通過區商務局物流的引入及電商培訓的實施,大桃的快遞量呈階梯式爆發增長,電商發貨量每年以30%的速度遞增,通過電商渠道,果農人均增收達到了30%以上。經過培訓,僅南獨樂河鎮北寨村一個村2018年的快遞量為每天800單,2019年直線升至3000單左右,今年達到了5000單。新電商手段的習得,為農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增收。

文/本報記者 林艷 【編輯:黃鈺涵】

發表評論

訪問本站需知:

本站內容以及圖片均來源于互聯網,本著免費分享學習的目的,如果涉嫌侵權等問題請聯系站長刪除,本站為個人團隊培訓服務,并非官方運營站點,跟官方無任何關系,感謝官方提供平臺!
2016最新色情网址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