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恩網絡
抖音短視頻培訓聯系:【微信:xiaoqizmt | QQ:2777772774 】
文章711 瀏覽120979

小紅書、抖音、快手上的低齡網紅:「我想像孩子一樣生活」!

文丨文娛價值官,作者丨奈奈 ,編輯丨鄭文

當孩子與父母的關系從純粹的情感依戀轉為商業合作關系,即使生產出非常成功的產品,這段記憶還是在童年深深刻下了不純粹的印記。所有的孩子都是醒覺的,即使意識模糊,在成年后這些模糊的意識都會成為影響他們的因素。

正如佛洛依德的理論所說,每個人的性格都來自童年的經歷,一個人的童年將影響到他的一生!而一個幸福的童年,必將迎來一個幸福的人生。

疫情催生的新生代“小網紅”

李女士早上8點叫醒贊贊,讓兒子把老師要求的作業打卡、拍照后,開始給贊贊交代今天的拍攝任務——英語學習視頻。李女士為贊贊做好造型,讓贊贊先用手機預熱了兩條,然后和孩子一起看回放,“你看,這個地方太快了,網友聽不到你的重點發音。”“到這兒一定停頓,這個發音是這段里的亮點。”贊贊乖巧地把媽媽說的問題調整好。

李女士帶贊贊坐到布置好的客廳里,把直播“神器”調到合適的亮度后,用專業的單反正式拍攝。贊贊在鏡頭前的表現很自信,顯然他已經有一定的經驗,一大段英文背的流程自如還不忘配合語氣、表情,英式發音也很標準。錄制結束,贊贊媽看了一下回放,覺得很滿意,開始進行后期制作。

這時候的贊贊從“小大人”瞬間變回“熊孩子”,跑到自己房間里玩玩具去了。贊贊媽一邊在電腦上剪后期,一邊和價值官記者分享自己為什么讓孩子“當網紅”的經歷。

贊贊媽以前是一本著名的日版雜志美編,隨著雜志業的“消亡”,她開始回歸家庭,帶孩子之余做做自由職業。因為在雜志的工作經驗,讓贊贊媽對內容有一定的敏感度,懷孕時期贊贊媽開始用微博分享自己的孕期保養、護理,積累了一萬多粉絲。生了贊贊后,互聯網的圖文內容開始被視頻替代,贊贊媽也感知到這波潮流里的機會。

對贊贊媽來說,內容制作是手到擒來的工作,她的優勢在審美和內容包裝,但是視頻內容做什么?這才是重點。贊贊媽發現,周圍很多家長想交流孩子早教、學習的事兒,但是教育機構這一渠道比較商業化,所以她就想到讓兒子扮演一個學習分享者的角色,同時記錄孩子的成長過程。

2019年底,李女士正式為贊贊注冊抖音、小紅書、快手等賬號,沒想到疫情的出現加速了她的計劃,也為兒子收割到第一批粉絲。“疫情期間孩子們都在家學習,上網時間多,加上我用微博把粉絲導流到視頻平臺,前三期粉絲就起來了。”

李女士制作一期內容需要這樣的流程:

提前一周制定好下一周發布內容,做方案;

選擇贊贊錄制的英文內容,針對孩子特點加以改編;

用1-2天錄制好一周內容(3到5條);

用1-2天做后期;

按規劃時間全網渠道發布;

維護評論,運營內容。

現在,除了做家務、協助孩子完成學習,李女士的空閑時間都用于維護贊贊的視頻,而目前為止,贊贊已經接過3次變現商業合作,6次商品贊助。但是2020年開始,入局視頻號的小網紅越來越多,李女士也意識到了競爭的壓力,“別人家的孩子可能比贊贊顏值高,或者英文水平更高,那我也要不斷思考內容差異化,贊贊的優勢怎么去體現?”

李女士告訴記者,她有時間就會研究視頻號上的同類小網紅,她發現抖音上農村孩子模仿大人的內容最受歡迎,其次是跳舞,學習類并不是最火爆的內容。小紅書是贊贊最受歡迎的地方,這里有很多媽媽和她交流育兒經驗。微信的視頻號剛開始做,同類內容也不少,但目前還是推廣期。微博曾經是贊贊媽的“根據地”,但是因為粉絲迭代,數據并不如小紅書。“但是必須做全網運營,因為客戶會看贊贊全網總數據,我不能偷懶。”

價值官記者問及孩子是否會反感,抗拒這樣的安排?李女士向文娛價值官表示,她會尊重孩子的意愿,如果孩子放棄,自己就終止視頻制作,但商業化肯定是做這個內容輸出的目的,“現在經濟環境不好,也想多賺錢反哺孩子的學習和生活費用。”

那些站上福布斯的小前輩

就在贊贊媽努力為兒子積攢人氣提高影響力的時候,海外的小網紅前輩們已經實現了千萬美金的商業變現,2019年,美國Youtube流量收入排行第一名和第三名的,都是小朋友!其中,第1名男孩RyanKaji,去年收入約為2600多萬美元(約合1.82億人民幣),而Nastya以1800萬美元排名第三。

RyanKaji

據英國《鏡報》報道,男孩RyanKaji獨立運營的YouTube賬號Ryan's World主要發布關于玩具內容的短視頻,類似成年人“測評”的內容,而憑借這樣的內容Ryan Kaji已經連續兩年榮登福布斯年度十大高收入YouTubers榜首。

價值官采訪到美國網紅平臺Social Book創始人Heidi Yu,對YouTubers的廣告分成Heidi Yu進行了深入的分析。

第一種:RyanKaji和美國很多網紅的商業模式一樣,制作內容然后平臺內容中加入廣告貼片,屬于流量分成,但不屬于代言等收入,這部分收入類似今日頭條的算法收入。

另外一種商業模式,是會費收入。有需要的平臺分享網紅制作的內容,然后它的會員費跟網紅進行分成。比如,一個100萬粉絲的網紅,有些內容只提供給會員看,這是區別于流量分成的另外一筆收入。以網紅小男生Ryan為例,如果他有1000多萬的粉絲,1%的人成為他的付費觀眾,那么有10萬粉絲每個月付費5塊美金,他的收入是50萬美金。

第三種變現是來自廣告,HeidiYu的公司有類似經營經驗,“你的一個頻道插到我們的socialbook里面去,我就給你估值,你應該收人家多少錢?比如Ryan的話,假設要收個20萬到100萬之間廣告費,估值他值這個價格,廣告主就會讓他做了一支視頻,按這個價格購買。”

Ryan與父母以及他的雙胞胎姐妹住在美國的得克薩斯州,每天都會為2290萬粉絲發布新視頻。視頻點擊量通常有一百萬次之多,有幾個包括視頻點擊量達到十億次。他最受歡迎的視頻時長5分56秒。

Instagram是海外網紅的另一大平臺,有一對雙胞胎,2歲的時候發一張照片已經喊價五位數美元。Taytum & Oakley 的父母從他們出生開始拍攝他們成長的點滴,并在Instagram上進行分享。畫面里,雙胞胎呈現出孩子童真美好的一面,他們高顏值的外表,充滿天真的表情,加上父母在服裝和背景上的用心搭配,使這對雙胞胎成為不少成年人的治愈天使。

在分享內容的同時,父母還和粉絲進行互動,回答關于育兒的問題,幫Taytum & Oakley 塑造出“完美孩子”的人設。而在收獲大批粉絲后,父母開始推薦童裝、生活用品、玩具等,即使商業行為也變得自然而然了。

根據互聯網影響者管理公司 God and Beauty 的創始人 Kyle Hjelmeseth介紹,一個兒童網紅能為每個帖子影響1,000 個粉絲,約合 100 美元,而最有影響力的孩子,每條內容的收入約為 150,000 到 187,000 美元之間。

在美國青少年眼中,YouTube和Instagram上的網紅甚至比主流名人、影視明星更有影響力和號召力。如果從2012年美國社交平臺爆發期算,不少初代小網紅已經進入青春期了,由于孩子成熟速度的因素,那些關注萌寶的粉絲們就會轉粉新出來的孩子,所以小網紅的生命周期平均只有五年左右。

他(她)想要這樣的童年嗎?

根據美國智庫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項研究顯示,YouTube上兒童視頻的平均瀏覽量是其他類型視頻的三倍。這是內容創作的一種新趨勢,也是互聯網內容變化的一個新現象。KOL低齡化已經不是未來,而是當下了,海外市場的成功模式以最快的速度復制到國內,但由于中國市場的多層次、多元等特點,小網紅的頭部陣營并未完全形成。

國內不同的渠道都已經呈現出鮮明的用戶特點,內容也呈現出差異性。以小紅書為例,教英文小網紅很受歡迎,小紅書里一個叫“言仔好忙”的孩子粉絲33.9萬,獲贊收藏50.7萬,目前共有155篇文章。價值官記者發現他2019年初才入駐,內容以英文啟蒙教育為核心,僅一年多的時間,看內容這個博主已經接了洗牙器、英語教材APP等廣告。

騰訊剛推出的視頻號上,也有不少兒童博主,目前看內容還很混亂沒有形成自己的風格。

而抖音和快手上的孩子,很多來自農村,也有三四線城市的孩子,大多以跳舞、模仿等主,教育類并不是最受歡迎的內容。“6歲娃能喝兩瓶啤酒,爸爸爺爺都支持”的視頻,竟然在某平臺上獲得超高點擊率。而這個6歲就喝啤酒的孩子望望,很早就因為他走鋼絲的絕技收割大量粉絲。望望在某直播平臺上直播走鋼絲僅一個月,就積累了5萬多名粉絲,近千人同時觀看,光打賞金就掙了2000多元。

也有父母為了吸引點擊和流量,讓只有幾歲的孩子通過暴飲暴食,不斷吃肥腸、豬頭等食物招攬人氣,以犧牲孩子健康為代價換取經濟利益。但這一切都是因為“需求”而產生的,和追捧“精致生活方式”的受眾不同,就是有一個群體更熱衷“低俗”和“審丑”,這就催生出惡搞類小網紅的出現。

商業化的過程里,孩子作為“產品”,而父母賺得盆滿缽滿,即使成功變成“公眾人物”,這些孩子還是被網友們進行評價和討論著,孩子們在鏡頭前扮演“自己”,但那未必是真實的自己。價值官在觀察贊贊的時候發現,鏡頭前的他很成熟,每個動作細節都是有備而來的,但是當媽媽讓他休息時,他才成為真實的自己,擺弄他的鋼鐵俠玩具時嘴里念念有詞。

最近火遍各平臺的鐘美美,其實最有當網紅的潛質,他的模仿和表演能力非常突出,已經有不少經紀公司在和他的家人接觸,但是鐘美美表示,如果現在就簽約成為網紅,雖然每年有100萬收入,但是自己的學業就受到影響,還可能淪為經紀公司的搖錢樹。

尼爾·波茲曼在《童年的消逝》里所說:孩子和大人同時接受同樣的信息,童年與成人的界限也日益模糊。兒童不具備有選擇地駕馭媒介、識別信息的技能,因此他們不知不覺就進入成人領域,失去了作為兒童的“權利”。

結語

大部分網紅兒童的父母都陷入想要孩子快樂成長,又用成人規定的方式讓他們進行內容輸出的矛盾中。想要平衡這個矛盾,首先要回歸自己的“初心”,Stella(9 歲)和 Blaise(7 歲)是Instagram 上的小博主,擁有 68,200 名粉絲,他們的媽媽強調:我不會去給他們施加很大的壓力。整個過程就象是:這是一個有趣的產品,我們在拍攝一些好玩的照片,這已經很酷了。如果不是以商業為出發點,而是記錄孩子們童年美好的瞬間,那么孩子就會更輕松。

發表評論

訪問本站需知:

本站內容以及圖片均來源于互聯網,本著免費分享學習的目的,如果涉嫌侵權等問題請聯系站長刪除,本站為個人團隊培訓服務,并非官方運營站點,跟官方無任何關系,感謝官方提供平臺!
2016最新色情网址贴吧